返回首页 协会介绍 武术动态 通知公告 竟枝武术 传统武术 群众武术 武协段位 视频中心 名家名拳 资源中心 武术论坛
  首 页 > 尊师贤文 > 忆沙老最后的日子


忆沙老最后的日子

查看:6037次 出自: 卯劲松 时间:2008年12月03日
    

    1991年5月至8月间,一向身体硬朗、从不感冒的沙老,突然接连发生了两次原因不明的流鼻血,止都止不住,每次都流了半脸盆,最后都是经过住院治疗才有所好转。可能是由于失血过多,沙老的身体明显地不如往日了,出现了厌食、腹泻、嗜睡等症状。

    1992年1月,接到第五届新加坡国际太极拳观摩交流大会组委会的邀请,作为特邀嘉宾莅临大会。届时沙老正值感冒及肠胃不适,我们劝其鉴于身体原因,不宜前去参加大会,但一生将武术事业视为生命的沙老来说,这是将中华武术推向世界的一次良好机会,觉得出席这次大会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能不去。在这次大会上,沙老和苏自芳表演了太极拳对练,和杨式太极拳传人杨振铎先生、台湾太极拳名家杨玉振先生及新加坡太极拳高手进行了友好的切磋交流,在大会上和沙俊杰进行了生动的演讲及现场示范,沙老以精湛的技艺、潇洒飘逸的风姿、渊博的知识搏得满场赞叹及喝彩,同时也让诸多国家运动员体会到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会议期间,介绍沙老交流示范的彩照、评论充斥各种媒体,他被新加坡、台湾媒体称为“国宝级人物”。然而,谁也未料到,这次精彩壮行,竟是沙老的封笔绝唱!

    载誉归来不久,沙老厌食、腹泻症状加重,体力日渐不佳,于1992年3月10日住进昆明市延安医院。住院初期,在医护人员精心治疗下,病情暂趋稳定。沙老坚持每日清晨下楼到庭院练健身益气法、打太极拳,极积配合治疗,他乐观向上的精神影响了周围的病友及医护人员,医院顿时成了“太极拳培训班”,有些病患者风趣地说:“素闻沙老师大名,想找沙老师学点武术却没有机会,此次生病反而‘因祸得福’,不仅结识了沙老师,还免费学了沙老师的武术,不枉住院一场了”。参加锻炼的人越来越多,沙老就将儿子沙俊杰、媳妇李斌也叫来担任辅导老师。一日,沙老突然对我说:“趁我还有一口气,想把教给沙俊杰、李斌他们的套路再整理一下,你把摄像机带来把他们的动作拍下来作为资料,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们想问都没有地方问了!”。我答应着,同时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阴影。在沙老监督、指导下,就在医院的庭院里,拍摄下了由沙俊杰,李斌演练的“太极拳对练”、“形意拳对练”、“八卦掌对练”等一系列的录像资料,随着沙老远去,这些资料越来越显得珍贵了。

    1992年4月19日,沙老在医院里度过他人生最后一个生日,那晚上,他的思想陷入久远的回忆,对我们讲了一件往事,那是1948年9月的一天,在江西鹰潭,一个16岁的女孩在挖猪菜时掉到水坑中淹死了。他急忙赶去看,只见溺水的姑娘已经脸朝下被扑放在牛背上控水,无论让牛怎么跑怎么颠,水就是控不出来。那姑娘面皮已经乌紫,牙关紧闭,眼看无救,孩子的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沙老上去仔细把脉后,就对孩子父母说:“把娃娃抬到屋里,不过时间太长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救不活别埋怨我,救活了你也别谢我。”女孩被抬到屋里仰放在桌子上,沙老用左手大拇指点在胸部鸠尾穴,右手大拇指点在腹部丹田穴,先是左指用力下按,然后猛然一松,同时右指猛力按丹田,只听那姑娘突然“哇”地一声哭叫,瘀泥血水顿时从姑娘的口鼻中流出,人也就活过来了。围观的群众拍掌欢呼,姑娘的父母也称沙老是救命神仙,不知该怎样表达感谢之情才好。沙老回忆完这件事后说,他后来又用这个方法施救过几个溺水者,都很有效。他说:“因为保守,我们有很多好东西随着老一辈去世而失传了,我时日不多了,所以想起什么来,就想赶紧教给你们,说不定哪天就会用上”,说完,沙老就手把手教给我和潘宝林,还在他身上示范,直到我们基本掌握了这套急救方法。直到现在,说起这件事,沙老的音容笑貌还宛若眼前。

    沙老的病情因厌食、腹泻而发展到进食即吐,营养不良带来的消瘦、衰弱日益明显,沙老无法再下楼去辅导病友了。但沙老坚强的性格并未减慢他对对武术的执著追求,他的生命是属于武术事业的,他要将生命最后之光奉献给武术。他叫我们送来笔和一些信笺,就在病房里比比划划,然后又在纸上写写记记,实在坚持不了,就坐在沙发上喘口气。原来,他正在加紧构思还未完成的“太极剑对练”、“子午鸳鸯钺对剑”套路的创编工作。渐渐地,沙老不能下床了。他就将儿子沙俊杰、弟子胡宝林叫到病床前,言传口授,指点动作,直到他们基本掌握要领后他才肯休息一会。

    随着病情加重,沙老已不能进食,完全靠输液维持生命,整日睡多醒少,昏昏沉沉。一日,我们守候在病房中、比划形意拳对练时,对其中某一动作用法理解不一样,就在小声争论,沙老在昏睡中似乎听到我们的争论,一时清醒过来,叫我们扶他坐起靠在床头,开始讲解并比划动作,当他一讲起武术,我忽然感到他刚才还昏暗的眼珠随着手动竟变得精光四射,

    言谈也清晰明白,似乎又重现他往日风采,他和我们聊了半小时左右,又疲惫地昏睡过去,看着沙老瘦削蜡黄的面容,不禁黯然神伤,心中难过不已。爱因斯坦说过:“只有把整个身心全部奉献给自己事业的人,才有希望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师,因此大师的高超能力需要一个人的全部心血”。沙老就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心奉献给武术事业的人。

    一天下午,我看见沙老从沉睡中醒来,嘴唇翕动,我赶紧问是否想喝水,他摇摇头,然后用头向左偏了偏示意,让我从枕下取出一个笔记本和一叠单据,我一看,是云南省武术馆的收支情况。他有气无力地告诉我,这是他任云南省武术馆馆长期间的记账,笔笔往来,均核对清楚,无一差错,要我们保存好,以备领导查询或交下一任武术馆馆长。在这危重时刻,生命都朝不保夕,想到的不是对家庭子女的嘱咐,念念不忘的却是那经手的帐目,使我想起明朝于谦的石灰吟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我深知沙老为人,一生淡泊名利,却十分注重名节,“要留清白在人间”的思想,早已扎根于他的骨髓和灵魂。
    成立沙国政武术馆,是沙老晚年退休后的最大心愿,经多方奔走、筹办至备齐各种手续,已是1992年7月底了。此时,沙老病势日趋沉重,为了使沙老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武术馆成立,大家加紧各项工作步伐,终于在8月1日举行了云南沙国政武术馆成立大会,大会隆重、热烈,得到广大武林同仁的热情响应、极积支持。大会上表演了各门各派的精彩武术节目,收到了许多庆贺匾额和锦旗,媒体还进行了采访、报道。我们进行了全程录像,并于当日在病床前放映给沙老看。沙老本已多日汤水不进、卧床不起、昏昏沉沉,但听到武馆正式成立时犹如注射了强心剂,竟然能坐起靠枕,看完了一个多小时的录像,其间还问了一些关心的问题,精神良好,连说:“很好,我很高兴”,使得大家还以为沙老会转危为安,暗暗高兴。殊不知第二天病势急转直下,进入弥留之际,此后也就未再清醒过,8月5日出现肾功能衰竭,医院进行了各种抢救无效,至8月7日凌晨1点15分呼吸停止,而他那颗顽强心脏在呼吸停止5分钟以后才停止跳动。

    巨星陨落,武林万分悲痛,我们在沉痛之余稍得安慰的是,沙老毕竟亲眼目睹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沙国政武术馆正式成立,使得传承沙式武术从此有了一个良好的平台,还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武术遗产和精神遗产,我们也会负起责任将这些宝贵遗产一代代传承下去,他可以含笑九泉、地下瞑目了。                                             

 

    为缅怀恩师,特赋诗一首为念:

缅怀沙国政恩师

武学潜心悟毕生 , 林茂果丰集大成 。

内修外练根筑基 , 家教师训德为本 。

一手妙医伤病祛 , 代表绝艺天下闻 。

                              宗法传统思造化 , 师承前辈育后人 。


上一篇:已到最顶了
【打印】【字体: 【关闭】

 相关链接

· 相关新闻内容标题 2006-9-21 16:09:09

  
 
@云南省武术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电话:0871-3101973 传真:0871-3101973  地址:云南省体育馆 邮编:650031
E-mial:ynwx007@126.com 本站域名:http://www.ynwushu.com
技术支持:王浩 QQ:58343421 电话:0871-3384413 网站管理:青龙侠 QQ:673455554 滇ICP备11001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