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协会介绍 武术动态 通知公告 竟枝武术 传统武术 群众武术 武协段位 视频中心 名家名拳 资源中心 武术论坛
  首 页 > 尊师贤文 > 忆沙国政先生通信二、三事


忆沙国政先生通信二、三事

查看:7576次 出自: 潘宝林 卯劲松 时间:2008年04月12日
    

    沙国政老先生是全国著名的武术家、教育家,也是一医术精湛的骨伤科专家。为此,海内外慕名者接踵而至,拜师求艺,寻医要药的信件每天少则十几封,多则几十封。

    沙老虽年事已高,仍耳聪目明,身体壮实,人称“南国不老松”。他每天早晨四点左右起床,接着便开始阅信或复信。信件内容丰富,“款式”多样,有直言不讳的,有委婉含蓄的,有干干脆脆三言两语的,有洋洋洒洒十篇八篇的……若须一气读完,既要体力,也要毅力,特别是眼睛的承受能力。

    阅完信件,然后是分类归档,即把来信逐一打上标记分别存放。回信又费一番苦心斟酌,而且全是一丝不苟端端正正的毛笔正楷。沙老的回信每日若以十封计算,那么一日约而花去四小时;若以近十年计,则花一万四千六百个小时,这也是一千八百二十五个工作日了。

    数十年来。沙老用去的信笺和信封重可车载,邮资每月不低于八十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笔小数字。有一次给澳大利亚一位国际友人寄书,书价仅陆角,邮资却二十九元。一本武术辞典寄到日本熊本市,邮资达九十多元,真可谓“豆腐盘成肉价钱”。

    有人劝沙老:“你整天忙于著书立说,晚年分秒抵万金,何不关门谢客,将来信束之高阁?”但沙老摇摇头道:“人心即我心,不可损人心,而且来而不往非礼也!”

    沙老一直是每信必复,后经多次劝说,沙老才勉强在通信上稍做“改革”。如外地青少年弃学要求来习武的,则在信右角批上:“此风不可长,不回”,即不再回信;若是一般求医的,则批上“轻病不回,当地可解决”;若是为父母及家中老人问病的,则批上“孝子求药,立即邮寄,药价不论,拱手相送”。若是年老病沉求医的,则批上“孤寡老人,速寄”。因为弃学习武青少年多在初学,若千里而至,一则时短难成,二则诸多不便,三则父母担心,此风不可长;至于一般求病者,大可本地就医,不必舍近求远。但沙老素敬忠臣孝子,常怀扶危济困之心,所以对为父(母)求治之孝子、保国卫民受伤之将士、孤寡老弱之患者,势必难免格外照顾。

    然而这项“改革”也并非易事,曾有贵阳市某同志来信要求习武,沙老未回信,但不久寄信人就来信责难,并出言不逊。闻此事者个个愤然,认为理当以牙还牙。但沙老淡然一笑,声称处理有欠妥之处,遂回一信,深表歉意,并将其介绍给在遵义市的师兄王之和。又有一次是重庆市某小学一学生来信,因受武侠电影影响,急切要求沙老授艺,沙老仍淡然置之,谁知这学生却频频来信。沙老无奈,又只好赶紧写信给这个学生的老师和校长,请他们助之导之。更有甚者,一次有一个成都的初中学生竟背着父母,直接跑到昆明登门要求学武,沙老不仅要招待吃住,还要耐心地作思想工作,最后还为他买好回家火车票,一直送上火车,并和家长联系通,知道其安全到家后才算放心。

    沙老事必躬亲,到邮局寄信寄药都是亲自出马,和邮局的干部职工都成了老熟人,以至于国内外有些邮件,很简单地写着“云南沙国政收”,也会毫无遗漏地送达沙老家中。为减轻一点沙老工作负担,我们主动要求去寄信寄药,每次回来,沙老总是要问清邮资多少,一定要还给我们,如果不接,他就很不高兴。我们私下常说:“如果不理解什么是‘急公好义、不图回报’,看看沙老所作所为就清楚了”。

    经常免费送医送药,单是信件来往及邮寄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沙老是不是很有钱?不是!他子女多,而且自己的工资并不高,在这种情况下,他节衣缩食,清茶淡饭,不吸烟,不喝酒,剩饭剩菜一顿二顿、非吃完不行。他将节省下的出差费,奖金,著作稿酬,用到无偿的医疗中。许多伤病人康复后登门致谢,送来药钱,他一概谢绝;外地寄来医药费,他一概退回。如果把半个多世纪他行医治病应得的报酬作一个粗略的估计,其价值按今天的人民币计算应是数十万元也不为过,特别是那些被判为“绝症”,要“截肢”等疑难危重病人,他(她)们能获得新生,则不能单用金钱作简单的衡量了。

    有些人劝他说:“您有这么好的医术医药,为什么不开个诊所赚点钱添帮家用呢?别人有你这点本事,早就发家致富了”,而他却回答:“1931年,地下党负责人孙季舟介绍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时曾指示我,要用所掌握的武术及医术为劳苦大众服务,这一点,我几十年如一日牢记心中。我一辈子都是免费医疗,过去不收,现在也不能收钱!”

    儿子沙俊杰曾对父亲说:“要是中国人个个都像你一样,中国早就好了!”他教谕儿子说:“人生在世,比起住旅社的时间长一点。你看过去那些官僚地主,建得高楼大厦,拥有有娇妻美妾,万贯金钱,如今何在呢?人活一生,应该不图金钱,而重名节,为人们做些有益的事,这才算真正懂得人活着的意义 ”,“人生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

    沙老就是以这种“蜡烛”精神,在他“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一生中,作出了不平凡的事,我们永远怀念沙老!


【打印】【字体: 【关闭】

 相关链接

· 相关新闻内容标题 2006-9-21 16:09:09

  
 
@云南省武术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电话:0871-3101973 传真:0871-3101973  地址:云南省体育馆 邮编:650031
E-mial:ynwx007@126.com 本站域名:http://www.ynwushu.com
技术支持:王浩 QQ:58343421 电话:0871-3384413 网站管理:青龙侠 QQ:673455554 滇ICP备11001666号